中国航发“铸心”故事之老宋学艺记

时间:2020-09-07 18:34   来源:

一段对白,传递一种声音;一个故事,呈现一片情怀。中国航发四周年,“铸我中国心”故事会再次与大家见面。这里不仅有“红哈达”,也有“请战书”;不仅有“西部行”,也有“归国记”;既有月光下的“风暴”,也有航发人的“家国”……

本期继续为您推送优秀“铸心”故事,一起去品读天南海北航发人的梦与传奇。

微信图片_20200907172809.jpg

自老宋所在的原单位清算,他和儿子商量放弃了就业补偿,来到中国航发南方继续投身自己未完的航空发动机事业。两个多月过去了,老宋张口闭口还是“我们东北”“你们南边”,每日里“家—厂房”两点一线过得清心寡欲。大家都觉得,老宋这人,颇有些“不合群”。

“老宋,下馆子去啊!”

“嗐!你们这的菜都小家子气的,有啥吃头?不去!”

“老宋,打牌去啊!”

“别,你们这的人打牌瞻前顾后,不去!”

“老宋!”  

“算了算了!你们去吧!”

……

01

这日快下班的时候,中心的赵书记找他谈话:“老宋,这段时间适应得怎么样?”

“还行。”老宋想也没想便答了。

“嗯……我昨天听你师父说,你手上出活好像还是有点困难,是吧?”书记拍拍凳子,“坐下说坐下说。”

老宋沉默着坐了。

赵书记起身倒了两杯水,将其中一杯推给他——“你在原单位那边的时候,还是修理班的骨干呢,怎么样,换到咱们单位是不是一时间还转不过来?”

老宋愣了一下,随即干巴巴地笑了几声,“哪能呢,小年轻尽瞎操心。”看着老宋别扭的样子,赵书记欲言又止。

中心给老宋安排的师父今年不过30来岁,比他小了一轮有余,但已经是高级技师,且带出了好几个骨干。但老宋在学艺时总有些被动,师父私下没少跟书记交流:“不爱提问,脾气也倔。”

几个来回,老宋还是一副“油盐不进”的样子,赵书记有些无奈,临走前对老宋千叮万嘱,让他有什么需求千万来找他。老宋看看时间,回班里交接了一下便回了家。

02

家里,儿子正坐在客厅捧着一本机加专业书啃得津津有味。老宋瞥了一眼,书里讲的与自己最近正在学习的内容很有几分相似,可能还高深一点。

说起来,小宋比老宋早来半年,也被分到了机加单位。之前在东北,儿子有啥不懂,老爹就是最好的教材,但自打来了“南方”,两人交流的机会似乎一下子少了很多。老宋更是时常叨咕着,“小崽子翅膀硬了”“你老子吃的盐比你吃的米多”之类的话,惹得小宋连连叫冤。

“学什么呢?”老宋在他身边坐了下来,眼睛微微瞥向书本。“你小子,能看得懂吗?”

“当然!虽然跟修理业务上不一样,但师父说了,多看看就能找到共通点!”小宋喜滋滋的,“我觉着……嘿嘿,我已经入门了!”

闻言,老宋朝他坐近了些,“那……你爹我考考你——”他伸出手将书页翻到自己瞟见的那一页,指着那个零件的一个弧度。“这里,怎么加工才能达到这个效果?”

小宋思考了一下:“如果是我的话,我会先……再……”

“要是行不通呢?哎呀,从这个角度就是过不去……”突然一噎,老宋把剩下的话咽了回去,缓了一下又问道,“那个……我听人说,从这里先下一刀,就着这个力道再转一下,”他示意着,虚画出一道辅助线,“但是我觉着不对,你看这里……”。话音未落,儿子“哎呀”一声,倒叫他愣住了。

“咋了?”老宋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
“高啊!真高!”小宋一边思索一边点头,“这样一来就有更多空间去余了!”

老宋不服气:“你个小屁孩才工作几年,懂什么呢!怎么能从这儿走呢!就该划拉这边!”

“哎呀,爸!您这总是用修理的思维来做机加怎么行!咱们工作变了,思维也得跟上啊!”小宋笑着说,“什么叫有人说,我看啊,就是你那个‘小师父’说的吧。爸,不是我说您,在东北做修理您是高手,来了这个岗位上,咱就得服人家!”

老宋皱着眉头,张了张口,没说话。

03

这几天,连隔壁线室的都发现了,往常到点就下班的老宋似乎跟一个废弃零件杠上了。除了每天的基础工作,便是埋头试验着自己的加工方法。“这不是老宋嘛,干活这么卖力呢,白班在这,晚班还接着来?”

“嘘——也是不容易,50岁的人了,还得跟人家年轻人一样从头学。要是我,我都拿着就业补偿回家养老了……”

那厢,老宋心无旁骛地盯着手头的活。

手下的零件被他拿标记笔划出了多道辅助线,不知何时,“小师父”走到一旁,也不多言,只在老宋下刀最为犹疑的关键时刻才出声指点一下。这一回,老宋倒是一改往常那般动辄争执得脸红脖子粗的模样,师徒俩一来一往,颇为和谐。指点完,两人便又各干各的,互相不干涉。

两个小时一闪而过,“小师父”对老宋加工出来的零件一番检视,竖起大拇指:“宋师傅,您上次说的那个角度果真可以干出来!”他不好意思地挠挠头,“倒是我思路窄了些。”

“咳咳,你也不差。”老宋装模作样地清了清嗓子,挺直了背,有些犹豫地伸手拍了一下他的肩膀,“我也知道,我这方法比起你来还是繁琐了些。年轻人,不错。”

经此一役,老宋似乎开朗许多。旁人常常能见到他游走于不同同事间请教的身影。

04

会议室里,赵书记正跟一帮“铸心”先锋队的同志们总结着上阶段的成果。

“这次任务突击,有一个人出了大力气。”赵书记微笑着看着在座众人。大家不约而同地都将眼神递到了一个角落——老宋被这“热度”激了一下,微红着脸、梗着脖子说道:“也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,老李和广文出了不少力。”赵书记笑着说:“老宋确实不错,比年轻人劲头都足,是咱们这次的大功臣!”“那可不,”听见书记将自己与年轻人作比,老宋又叨咕着,“我这吃的盐比……”“他们吃的米都多!”大家笑着起哄。老宋也笑了。一片欢声笑语中,老宋隐隐觉得,自己这个东北大汉,在“南方”的土地上扎下了根。

老宋学艺,学的是“艺”,铸的是“心”。

一段对白,传递一种声音;一个故事,呈现一片情怀。中国航发四周年,“铸我中国心”故事会再次与大家见面。这里不仅有“红哈达”,也有“请战书”;不仅有“西部行”,也有“归国记”;既有月光下的“风暴”,也有航发人的“家国”……

本期继续为您推送优秀“铸心”故事,一起去品读天南海北航发人的梦与传奇。

微信图片_20200907172809.jpg

自老宋所在的原单位清算,他和儿子商量放弃了就业补偿,来到中国航发南方继续投身自己未完的航空发动机事业。两个多月过去了,老宋张口闭口还是“我们东北”“你们南边”,每日里“家—厂房”两点一线过得清心寡欲。大家都觉得,老宋这人,颇有些“不合群”。

“老宋,下馆子去啊!”

“嗐!你们这的菜都小家子气的,有啥吃头?不去!”

“老宋,打牌去啊!”

“别,你们这的人打牌瞻前顾后,不去!”

“老宋!”  

“算了算了!你们去吧!”

……

01

这日快下班的时候,中心的赵书记找他谈话:“老宋,这段时间适应得怎么样?”

“还行。”老宋想也没想便答了。

“嗯……我昨天听你师父说,你手上出活好像还是有点困难,是吧?”书记拍拍凳子,“坐下说坐下说。”

老宋沉默着坐了。

赵书记起身倒了两杯水,将其中一杯推给他——“你在原单位那边的时候,还是修理班的骨干呢,怎么样,换到咱们单位是不是一时间还转不过来?”

老宋愣了一下,随即干巴巴地笑了几声,“哪能呢,小年轻尽瞎操心。”看着老宋别扭的样子,赵书记欲言又止。

中心给老宋安排的师父今年不过30来岁,比他小了一轮有余,但已经是高级技师,且带出了好几个骨干。但老宋在学艺时总有些被动,师父私下没少跟书记交流:“不爱提问,脾气也倔。”

几个来回,老宋还是一副“油盐不进”的样子,赵书记有些无奈,临走前对老宋千叮万嘱,让他有什么需求千万来找他。老宋看看时间,回班里交接了一下便回了家。

02

家里,儿子正坐在客厅捧着一本机加专业书啃得津津有味。老宋瞥了一眼,书里讲的与自己最近正在学习的内容很有几分相似,可能还高深一点。

说起来,小宋比老宋早来半年,也被分到了机加单位。之前在东北,儿子有啥不懂,老爹就是最好的教材,但自打来了“南方”,两人交流的机会似乎一下子少了很多。老宋更是时常叨咕着,“小崽子翅膀硬了”“你老子吃的盐比你吃的米多”之类的话,惹得小宋连连叫冤。

“学什么呢?”老宋在他身边坐了下来,眼睛微微瞥向书本。“你小子,能看得懂吗?”

“当然!虽然跟修理业务上不一样,但师父说了,多看看就能找到共通点!”小宋喜滋滋的,“我觉着……嘿嘿,我已经入门了!”

闻言,老宋朝他坐近了些,“那……你爹我考考你——”他伸出手将书页翻到自己瞟见的那一页,指着那个零件的一个弧度。“这里,怎么加工才能达到这个效果?”

小宋思考了一下:“如果是我的话,我会先……再……”

“要是行不通呢?哎呀,从这个角度就是过不去……”突然一噎,老宋把剩下的话咽了回去,缓了一下又问道,“那个……我听人说,从这里先下一刀,就着这个力道再转一下,”他示意着,虚画出一道辅助线,“但是我觉着不对,你看这里……”。话音未落,儿子“哎呀”一声,倒叫他愣住了。

“咋了?”老宋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
“高啊!真高!”小宋一边思索一边点头,“这样一来就有更多空间去余了!”

老宋不服气:“你个小屁孩才工作几年,懂什么呢!怎么能从这儿走呢!就该划拉这边!”

“哎呀,爸!您这总是用修理的思维来做机加怎么行!咱们工作变了,思维也得跟上啊!”小宋笑着说,“什么叫有人说,我看啊,就是你那个‘小师父’说的吧。爸,不是我说您,在东北做修理您是高手,来了这个岗位上,咱就得服人家!”

老宋皱着眉头,张了张口,没说话。

03

这几天,连隔壁线室的都发现了,往常到点就下班的老宋似乎跟一个废弃零件杠上了。除了每天的基础工作,便是埋头试验着自己的加工方法。“这不是老宋嘛,干活这么卖力呢,白班在这,晚班还接着来?”

“嘘——也是不容易,50岁的人了,还得跟人家年轻人一样从头学。要是我,我都拿着就业补偿回家养老了……”

那厢,老宋心无旁骛地盯着手头的活。

手下的零件被他拿标记笔划出了多道辅助线,不知何时,“小师父”走到一旁,也不多言,只在老宋下刀最为犹疑的关键时刻才出声指点一下。这一回,老宋倒是一改往常那般动辄争执得脸红脖子粗的模样,师徒俩一来一往,颇为和谐。指点完,两人便又各干各的,互相不干涉。

两个小时一闪而过,“小师父”对老宋加工出来的零件一番检视,竖起大拇指:“宋师傅,您上次说的那个角度果真可以干出来!”他不好意思地挠挠头,“倒是我思路窄了些。”

“咳咳,你也不差。”老宋装模作样地清了清嗓子,挺直了背,有些犹豫地伸手拍了一下他的肩膀,“我也知道,我这方法比起你来还是繁琐了些。年轻人,不错。”

经此一役,老宋似乎开朗许多。旁人常常能见到他游走于不同同事间请教的身影。

04

会议室里,赵书记正跟一帮“铸心”先锋队的同志们总结着上阶段的成果。

“这次任务突击,有一个人出了大力气。”赵书记微笑着看着在座众人。大家不约而同地都将眼神递到了一个角落——老宋被这“热度”激了一下,微红着脸、梗着脖子说道:“也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,老李和广文出了不少力。”赵书记笑着说:“老宋确实不错,比年轻人劲头都足,是咱们这次的大功臣!”“那可不,”听见书记将自己与年轻人作比,老宋又叨咕着,“我这吃的盐比……”“他们吃的米都多!”大家笑着起哄。老宋也笑了。一片欢声笑语中,老宋隐隐觉得,自己这个东北大汉,在“南方”的土地上扎下了根。

老宋学艺,学的是“艺”,铸的是“心”。

下一篇:没有了
热门新闻
Copyright © 鹤山新闻资讯版权所有